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

福利网站大全
【任中杰传奇】八


话还没说完,任中杰已经大叫了一声「老天」,一个筋斗从船上掉了下去,直挺挺的摔到了海水中

三个月后的某一天,在恒山的尼姑庵里。

几百名白衣素服的尼姑聚在大殿里,整整齐齐的分成了四列。每人都批麻戴孝,神情庄严肃穆。

今天是恒山派的重要日子,要举行上一任掌门静慧师太的下葬之礼,以及下一任掌门人妙音师太的继位仪式。

她们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了,吉时马上就要到了,然而新任掌门人却踪影全无。

「千万别耽误了时辰才好。」每个尼姑的心里都有些焦急,又有些奇怪,为何掌门人迟迟不出现呢?她到底在忙什么?

供给掌门人专用的寝室门窗紧闭着,谁也没有胆量去探个究竟,更别说去催促了。

关的紧紧的寝室里究竟在发生什么呢?此时若有人闯进来,一定会吃惊的昏过去。

即将继位的新掌门人妙音师太,不但没有整理好衣冠仪表,全身上下反而连一块布片都没有,赤裸着丰满白皙的迷人胴体,正跪在地上吸吮着一个男人粗大的阳具。

「嗯嗯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唔唔唔……嗯……」她的脸上满是迷乱的表情,圣洁中又带着淫荡,小嘴乖巧灵活的套弄着,将含着的阳物啜的啧啧有声,仿佛世上再也找不到更值得品尝的东西了。

「哦……真好……含进去些……喔喔……再深些……」男人坐在椅子上,有条不紊的指点着,舒服得不断发出哼声。

阳光从窗外照进来,照着他那棱角分明的脸颊,嘴角边懒懒的笑意,却不是任中杰是谁?

他一边享受着妙音的唇舌服务,一边探手到她胸前,尽情搓揉着那对圆耸耸的奶子,将之捏成各种各样旖靡不堪的形状。

妙音只是专心吸吮着,整张俏脸几乎埋进了他那扎人的体毛里,双目媚眼如丝望着他。

直到那肉棒在口中胀大到了极限,她才吐了出来,晕红着双颊意乱情迷的道:「呀……好大!」

任中杰哈哈一笑,大模大样的道:「又不是第一次看见,怎么还跟见了宝似的。来吧,自己坐上来。」

妙音羞红着脸抗议道:「不行!人家是出家人,而且马上就是一派掌门了,怎么可以这样淫荡呢?」

话虽如此,可她还是乖乖的站了起来,爬到椅子上分开两条赤裸的美腿,肥嫩多肉的臀部对着任中杰,慢慢的向他竖起的阳物坐了下去。

「哦——」妙音咬着嘴唇,初时还很有耐心,小心翼翼的逐寸向下挪动屁股。

但当进入一半以后,胀满的感觉令她魂都快飞了,急不可耐的就「噗嗤」一声坐到了底。

任中杰又好气又好笑,叱道:「我本来是要惩罚祢的,祢倒好,自己迫不及待的舒适起来了。」

妙音嘴里呻吟般道:「这三个月来,你……你一共只碰了我五次,你惩罚的人家还不够吗?」

任中杰哼了一声道:「祢是犯下五条人命的凶手,理应受到最严厉的惩罚。

我不忍心看着祢这美人儿偿命,也不忍心打祢骂祢,只能用这种方式让祢受刑,祢还敢不满意吗?」

他说着双手扶住妙音的纤腰,假意要把她从身上推开。

妙音尖叫一声,惶然道:「不……不要……这一次我已经盼望了很久了……求求你别这么狠心……」

她都快哭了,拼命夹紧双腿,不让对方抽离身体,同时讨好的捉住他的手掌,更加用力按向自己坚挺的乳峰。

任中杰眼珠一转,在她耳边悄声道:「祢现在变得这么淫荡,不怕尊师在九泉之下骂祢吗?」

妙音喘息道:「不怕……她自己原来也是这么过来的……哎呀……只是后来练了修罗神功才……喔喔……不得不放弃……我比她幸运多了……啊啊……神功强灌入体……哦……反而需要阴阳调和……嗯……人家每天都要你……都要……啊……人家要更淫荡……啊啊……」

任中杰哑然失笑,猛然间站起,把妙音摆成一个四肢着地的姿势大干起来,一边勇猛无比的撞击着她的双臀,一边暗哑的低吼道:「好,我就如祢所愿……把祢变成……古往今来最淫乱的女掌门……哇呀……接招吧!」狂呼声中,灼热的精液炮弹一样劲射出去,轰然浇灌着那饥渴的花心。

妙音发出愉悦到极点的娇吟,欣喜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,颤抖着娇躯迎接着,直到自己最后变成一滩烂泥……

过了好一会儿,两人才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落下来。

任中杰低呼一声道:「糟糕,继位的时间到了,祢快准备一下出去吧。」妙音点点头,赶快跳起身来,匆匆忙忙就直接套上了掌门人的法衣,赤脚套进了靴子里,嘴里不舍的抱怨道:「这些繁文缛节真是讨厌,起码要大半天才能完……」

任中杰笑道:「别着急,我会在这里等祢。看在祢今天大喜的份上,完了以后再赏祢一次好了。」

妙音双眸一亮,喜气洋洋道:「多谢啦,任公子。不过你也不会无聊的,这段时间正好有个人来陪你。」

任中杰一怔,还没来得及问个明白。妙音已经打开门,一闪身就走了出去。

同时另一条窈窕的人影翩然而入。

「是祢!祢怎么到这里来了?」任中杰险些惊呼出声,眼前这女子眉目如画,巧笑嫣然的鹅蛋脸极具古典美,赫然是三个月不见的玉玲珑。

她掩上门,婀娜多姿的走过来,咯咯娇笑道:「你既然不要我,小女子只好到尼姑庵里出家来了。一来远遁江湖以避祸端,二来也是忏悔自己的罪过,这样不好吗?」

任中杰怔了半晌才回过神来,苦笑道:「好,好的很,简直太好了。」「啊呦,不要那么言不由衷嘛!」玉玲珑对他抛了个媚眼,突然轻轻的一扭腰,她身上那件薄薄的春衫就滑落了下来,一丝不挂的完美裸体纤毫毕现的展露了出来。

任中杰失声道:「祢想干什么?这里是佛门庄严圣地……」「少来了,任公子。」玉玲珑扑到了他的怀里,双手搂住他的脖子,灼热的嘴唇贴到了他赤裸的胸膛上,呢喃道,「我……小女子也要那样的惩罚……真的……我也要……」

就在同一时刻,大殿上灯火辉煌,妙音正站在正中。

她宝相庄严,神色凛然环视着诸弟子,在这肃穆的气氛烘托下,全身都仿佛散发出圣洁的光辉。

——有谁能想到不到半刻钟前,她还不着寸缕骑在一个男人身上,兴奋的呐喊着各种淫词浪语呢?

四个传法弟子走了过来,分别递上一卷经书,一个木鱼,一串念珠,一柄长剑。

旁边一个中年尼姑用威严的声音唱道:「恒山派第十四代掌门人继位仪式,现在开始!」

这时候忽然有一阵风吹了过来,吹起了妙音的法衣。她的神色立刻微微一变。

——只有她自己才知道,法衣下的娇躯是完全赤裸的!

所幸所有的尼姑已经都跪了下来,恭恭敬敬磕着头,无人敢于仰视。

于是也就没有一个人发现,她们尊贵的掌门人袒露着一双雪白浑圆的大腿,双腿间正有一行混着男人精液的汁水缓缓流下。





RSS订阅  -  百度MAP  -  谷歌MAP  -  神马MAP  -  搜狗MAP  -  奇虎MAP  -  必应MAP